吃饱喝足之后,老干部们先回去了。

    没过多久洪兴的人也走了,洪兴和群星不对付,这顿饭又怎么会吃的舒服。

    临走前,队伍中唯一的妹子额外看了林耀一眼,目光中带着不甘。

    她叫十三妹,洪兴近年来上位最快,风头最劲的明日之星。

    一手帮洪兴打下钵兰街的她,未来有希望统领一方,成就可能还在黎胖子之上。

    可惜旺角决战之前,林耀用栽赃手段将她弄进了警署,导致洪兴旺角分堂一盘散沙,最终被群星攻克。

    洪兴将她保释出来之后,十三妹虽然没有受到排挤,却也没有坐镇钵兰街时的自在了。

    以十三妹的能力来说,未来洪兴肯定还会扶她上位,但是比照之前起码要晚3一5年。

    古惑仔出来混,有今天没明天,谁知道三五年后是什么样。

    林耀算是在她跃龙门之际一脚将她踹来回来,又狠狠的跺了两脚。

    “没想到洪兴的高层会议会让一个女人参加,看来洪兴真是没人喽!”

    目送着洪兴众人的背影,左手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洪兴的诸位堂主们,也没想到这么高规格的会议,蒋天生为什么会让十三妹来参加。

    但是在各自的心目中,多少都对蒋天生的安排有所不满,变相的,也对左手的挖苦闻所未闻,没有一个人帮十三妹出头。

    这不奇怪,古惑仔的世界是男人的天下。

    四层会议,来的都是各堂的堂主,再不济也是为洪兴做出过突出贡献的骨干。

    十三妹在这里岂不是说洪兴没人,不然怎么会推个女人出来。

    “小子,说话小心点!”

    就在十三妹咬着嘴唇,觉得没人会帮她出头时,一名洪兴堂主转过了身。

    转身的堂主叫韩宾,外号宾尼虎。

    他的实力在洪兴十二堂口中稳进前三,斗起来,占据铜锣湾的大B都要被他压一头。

    论实力,也就号称战神的太子能让他服气一二,其他人都不被其看在眼中。

    “怎么,事实摆在眼前还不让说?”

    “你洪兴要不是没人,怎么会让妇女出来抛头露面,别跟我说这是你马子,你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左手性格暴戾,又有心灭洪兴的威风,并不怕所谓的宾尼虎。

    宾尼虎韩宾闻声冷冷一笑,没多说什么,只是对左手撂下了一句狠话:“以后别来葵青区。”

    “吓唬我,我好怕呀!”

    又道:“你以后也别来旺角,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少说两句,以后有手底下见真章的时候。”

    看到二人有吵起来的意思,林耀皱眉打断了左手的话。

    左手听到后咧嘴一笑,抬了抬自己的假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划痕。

    韩宾也不是吓大的,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留给左手的只有竖起的小拇指。

    “耀哥,十三妹不是简单人物,她在旺角竖旗的时候手下兄弟没有一个不服她,能以女子身份做到这一点,有点花木兰的意思。”

    刘华小声和林耀嘀咕道。

    “嗯,是个人物。”

    望着十三妹略显单薄的背影,林耀给予了极其中肯的评价。

    十三妹虽说是女人,却有一颗敢打敢拼的心,武力与智谋都是上上之选。

    古惑仔中她是十二堂主之一,也是港岛最出彩的女大哥。

    未来的洪兴十二堂排名中她位列第四,仅次于太子,韩宾,大B,还在排名第五的洪兴军师,绰号无良仔的陈耀之上。

    很棘手的一个人。

    .....

    “韩宾哥,刚才谢谢你啊。”

    走出酒楼,十三妹对韩宾报以感激的目光。

    要知道在刚才的场合中,就连黎胖子都没有替她出头,跟她毫无关系的韩宾却能主动帮忙,如何不让她心生好感。

    在此之前,她和韩宾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仅限于知道洪兴有这么个人。

    “都是一家公司的,他羞辱你就是在羞辱我们,我没理由袖手旁观。”

    “再说了,我这人最怜香惜玉,看不得女孩被欺负,我不出面,他们还以为洪兴的男人死光了呢。”

    韩宾此话一出,十三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十三妹是个很要强的人,她感激韩宾能为她出头,却不喜欢韩宾话里话外对女人的轻视。

    什么叫男人都死光了。

    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好不好。

    “今天的事我以后会还回来的。”

    十三妹冷着脸,大步消失在了韩宾面前。

    韩宾自己也有些发愣,不知道上一秒还好好的十三妹怎么下一秒就变了。

    站在那想了少许,韩宾哑然失笑。

    摇头道:“好一个烈女子。”

    接着又低语道:“我喜欢!”

    君悦楼上。

    话不投机,洪兴的人先走了。

    东星和群星的人却没有离开。

    四楼上,骆驼招呼着林耀吃吃喝喝,五虎则拉着刘华几人拼酒,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

    “你过档的事情笑面虎已经和我说了,我个人是赞同这项提议的。”

    骆驼拿着酒杯,酒水在杯中晃荡。

    作为东星的董事长,这些年东星是越发的势弱,眼看就要被洪兴甩在身后了。

    平心而论,骆驼并不甘心。

    只是他清楚东星不管是软实力还是硬实力,比之洪兴都差了一线,再加上年纪大了,不想再拼命,这才对洪兴一忍再忍。

    林耀如果能过档来东星,以他的战绩来看,绝对能跟有洪兴战神之称的太子对拼。

    东星有这样的狠人挡在前面,对社团来说好处极多,与之相比,拿油麻地当做过档费也不算什么。

    毕竟林耀只要加入东星,那他就是东星的人了。

    东星和洪兴不一样,并不是子承父业那一套,谁都有希望成为龙头。

    你实力够强,名声够响,自己当上董事长都行。

    不像洪兴和倪家一样,做的再大也是条狗,别说董事长的位置了,副董事长都不会给你。

    为了保证家族传承,实力太强的堂主反而要小心了。

    “骆驼哥,有难处?”

    听到骆驼说他个人赞同,林耀就知道他话里有话。

    果然,骆驼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低语道:“油麻地在花弗手上,让他把地盘让你给,我也怕他会不服气。”

    林耀不说话,帮骆驼将酒倒满,示意他继续说。

    骆驼又喝了一杯酒,继续道:“我准备派他去荷兰出差,帮公司管理那边的事物,这样一来他地位没变,还是大档头,再加上山高皇帝远,逍遥自在,相信他是愿意去的。”

    “只是呢...”

    骆驼搓了搓手:“皇帝不差饿兵,还差点路费。”

    林耀算是听明白了。

    只要他同意过档东星,将油麻地让给他不是不可以。

    只是让花弗去荷兰总不能不给路费吧,这个钱骆驼是不想出的,起码不能自己全出。

    老东西还真能算计。

    行,要钱还不简单,你准备要多少?

    “骆驼哥,我以后也是东星的人,你看...”

    林耀先点了下自己的身份,随后才学着骆驼的样子搓了搓手。

    骆驼也是聪明人,拍打着林耀的肩膀说道:“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我不会坑你的。”

    “这样吧,油麻地每个月能搵两百万,你拿三个月的收益出来,六百万,我说服花弗去荷兰。”

    骆驼说完看了林耀一眼:“这笔钱不多吧?”

    何止是不多,简直和白送一样。

    林耀刚想感谢骆驼,骆驼便摆了摆手头:“先别急着谢,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手握旺角与油麻地两块地盘之后,我要你在这里牢牢挡住洪兴,不给他们北上和南进的机会,你能不能做到?”

    东星的基本盘集中在南北两地,油尖旺区位于港九中间,可谓是咽喉要道。

    林耀镇守油尖旺区,犹如关羽坐镇荆州,守住了东星的东南门户。

    以后只要他这里不失守,东星进可攻,退可守,相当于有了一个安全稳定的大后方。

    同样,林耀和洪兴的关系那么差,也不怕他会变节投敌。

    就算他不肯与洪兴争斗,洪兴也不可能放过他,放过被他占据的油尖旺两大区域。

    如此一来。

    林耀加入东星,谁赚得更多很难说。

章节目录

影视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升云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升云霄并收藏影视先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