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世红还在用中毒这一招吓唬老妇人,但人家早已经识破了一切。

    “大草包!”老妇人骂了一句,伸手直接将夹子取下来,一把扔了回来。

    “取了也没用了,已经中毒了!”郑世红大声说道。

    秦祥林低头一看,见得夹子干净得就像得清晨要检查的马路,一尘不染。

    郑世红还在恐吓,就听得秦祥林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夹子上没有血,是不会中毒的!”

    郑世红神秘一笑,在秦祥林耳边说道:“其实根本就没有毒!”

    刹那之间,秦祥林的脑海之中就蹦出来四个字:“自作高明!”

    “你的手指已经中毒,颜色一定青黑!”郑世红一脸严肃。说完,嘴角就扬起来了调皮的笑。

    老妇人见状,不由得疑惑,抬起手指一看,果然见得手指上有着青黑一道,很像是毒气。

    “莫非真的中毒了?”老妇人暗道,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滚开让路,爷爷可以考虑给你解药!”郑世红双手抱肩,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秦祥林看见了老妇人手上青黑色的痕迹,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骂人草包的也不是什么聪明人!”

    老妇人突然像是听到秦祥林的心里话一般,指着郑世红大骂道:“你还敢骗我,找死!”

    郑世红大惊失色,终于演不下去了,握紧拳头就要动手。

    樱花突然从老妇人的后面飞过来,速度奇快无比。

    樱花是暗器。秦祥林是提醒过郑世红的,但是,此刻的郑世红好像完全忘记了这一茬,依旧傻乎乎的看着樱花。

    迫不得已,秦祥林手腕一抖,一把银针飞了出去。

    银针打樱花一朵朵,精准无比。

    郑世红见得秦祥林还有这种手段,忍不住伸出手来称赞了一句:“牛逼!”

    秦祥林不接受这句称赞,猛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郑世红的肩膀,往后一拉,让郑世红躲到了身后。

    “大姐,给个面子,让我们下山吧!”秦祥林看着老妇人说。

    “谁是大姐,你叫谁大姐,你才是大姐,你们全家都是大姐!”老妇人舌头如同弹簧一般反驳道。

    “额……”秦祥林一头黑汗,改变了称呼,叫了一声:“小姐!”

    老妇人立即怒目圆睁,怒发冲冠。

    “谁是小姐,你叫谁小姐,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老妇人怒吼道。

    秦祥林摇了摇头,说道:“你如果非要拦路,那就拦路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叫你小姐姐的!”

    老妇人一愣,“为什么?”

    “你不配!”秦祥林突然上前握紧了拳头打了过去。

    一套十八杀拳,有去无回,快如闪电,立即就要将面前的这个老妇人打得满地求饶。

    然而,老妇人在秦祥林的面前一闪身体却已经后退了两步。

    秦祥林的拳头是真的又快又很,但却连老妇人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

    “小子,跟我动手,你得叫我一声姑奶奶!”老妇人冷冷一笑。

    秦祥林冷笑一声,“别出来恶心人!”

    老妇人勃然大怒,背后樱花如同一条长龙,直逼秦祥林而来。

    秦祥林知道樱花厉害,就连钟家辉就是死在樱花之上,当下不敢硬碰,连忙后退。

    秦祥林退得快,后面的樱花也是追得厉害。

    无意之间,秦祥林想起了一套从天而降的掌法,不是如来神掌,而是亢龙有悔,也不是龙,而是蛇,亢蛇有悔。

    手腕一抖,一套掌法打了出来。

    一掌的排出去,秦祥林只觉得丹田之中所有蕴含的内力全部被吸了出去一般。

    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听到了老妇人一声惨叫,摔在地上。

    秦祥林楞在原地,半响后反应过来,“你想碰瓷?门都没有!”说完,秦祥林扭头对着郑世红和小桃红说道:“你们可都是证人,我可没有碰到她哦!”

    郑世红和小桃红同时点头,一起说道:“我们可以作证!”

    “噗嗤……”对面的老妇人开始吐血了,面色惨白,当真如同受了重伤一般。

    “还在装?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当,起来,再打!”秦祥林大声说道。希望引起围观,有理不怕人多。

    老妇人哪里还站得起来,半躺在地上问秦祥林,“你,你和老叫花子是什么关系?”

    一听到老叫花子几个字,回想刚才的一切,暗道:“莫非这一切都跟那一本驯兽大法有关?”

    “真有那么厉害?”秦祥林心中暗道,来不及多感慨,扭头对着郑世红和小桃红说道:“我们走!”

    于是,三人一路急匆匆,而又一路畅通无阻的走下了山。

    下了山,郑世红对秦祥林惊若天人,但秦祥林看郑世红,犹如看草包。

    当然了,骂人的话得留在心中。

    “蛮子兄弟,我请你喝酒!”郑世红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尊敬。

    “下次吧!我累了!”秦祥林拒绝道。是真的拒绝,也是真的有点累。

    “好吧,那说好了!”郑世红说。

    秦祥林回到住处,再想起刚刚平白无奇的一掌,既然吸走了内力,这是吓到秦祥林了。

    “怎么会有这种情况?”秦祥林一阵疑惑。

    晚上,郑世红给秦祥林打电话,说,郑世红的师父听说了今天下午的事儿,一定要见一见秦祥林。

    秦祥林想,郑世红的师父也就是小桃红的师父。郑世红的师父可以不见,但小桃红的师父却是飞见不可。

    于是,去见小桃红的师父。

    那是一个干筋骨瘦的老头,秃顶抽着烟,住在庙里面。

    老头面如枯槁,全身犹如牛干巴,唯一的特点就是看上去眼睛还有点亮。

    秦祥林看着老头,觉得老头应该有点手段。

    “蛮子兄弟,是姓秦吧?”老头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将秦祥林吓了一跳。

    秦祥林知道是遇见高人了,当下也就不再隐瞒,说道:“不错!”

    “嗯嗯,江相派几百年都没有出秦爷这样的人物了!”老头的第二句话,更是吓人。

    秦祥林听了,心思飞转,随即哈哈大笑:“吴爷,您言重了!”

    老头只是点点头,对着秦祥林比出了大拇指,说道:“秦爷,厉害!”

    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江相派东堂口的祖爷吴青峰。

    “秦爷是爽快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吴青峰说完拍了拍手,里面就走出来了三个人,第一个是刁德山,第二个是杜艳雪,第三个是钱大山。

    三个人同时对着秦祥林拱拱手,恭敬的喊了一声:“秦爷!”

    秦祥林只是微微一笑,心中却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暗骂道:“这三个王八蛋隐藏得够深的!”

    吴青峰一双眼睛如电一般的看着秦祥林,见得秦祥林面不改色,神情平静,不由得暗暗佩服。

    “吴爷,好手段!”秦祥林的对着吴青峰翘起了大拇指。

    今日若非吴青峰亲自摊牌,秦祥林是完全不知道,这三个人竟然都是东堂口的人。

    “秦爷见笑了!”吴青峰淡淡的说道,“北堂口,南堂口,都想要我在巴掌大的地盘,这让我受宠若惊!”

    “吴爷,江相派四大堂口都是一家,我可没有吞并东堂口的意思!”秦祥林解释了一句。

    “秦爷不必解释,我选择见你秦祥林而不是晋北黄,便是欣赏秦爷的手段!”吴青峰倒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不绕弯子。

    “哦?不知道吴爷看上我的哪一点?”秦祥林不由得问道。

    “有三点,是秦爷有,而晋北黄没有的,仅凭这三点,晋北黄他就赢不了!”

章节目录

天才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阴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阴朝阳并收藏天才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