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聆听的国乐》是沾了苏秋白的光,才征求得林羿的同意,允许在他的世外桃源录制一期节目。

    ——最起码,节目组是这么觉得的。

    节目组下午二点抵达,一直录到晚上七点。五个小时全程直播,侧重于林羿的世外桃源和日常生活。而录播的重点则侧重于听林羿将国乐这一部分。

    这一期卫视播出的成品,在林羿这里只有半个小时,由苏秋白担任MC协调工作。晚上时还安排了林羿和苏秋白笛萧合奏。

    ……

    午饭过后,司笙躺在屋檐的木地板上,哈欠连天。看了林羿给的书自学,结果不到五分钟,书就被她摊开盖在脸上,两手往后一枕,就这么睡了起来。

    她五点就被林羿锣鼓喧天地吵醒练竹笛,被林羿提尔面命训到七点,前来送早餐的百晓堂成员才解救了她。

    之后为了腾出干净舒适的拍摄环境,她被林羿指挥着整理他满是乐谱、书籍、木材及道具的书房,累了一个上午,直至现在才能喘口气。

    然而——

    “叩叩叩。”

    “林教授在家吗?”

    节目组登门了。

    司笙处于半睡半醒状态,只想双耳失聪不理世事,躺着没动想休息个半小时再说,结果林羿一把人带进屋就来喊她。

    “小徒弟,去倒茶。”

    他这么一喊,节目组众人皆是抬眼看去。

    竹屋很别致,占地面积广,外有围墙,里面有客厅、书房、茶水间、手工室、一间主卧、两间客卧,此外一侧有长廊,其环绕着偌大一庭院。竹子茂密拥挤地生长在靠墙一侧,占据三分之一。此外,还有小池塘,石子路,摇椅……

    客厅的门一敞开,就是一方可供休息的木地板,头顶有屋檐遮阴,同时可见到庭院的全部精致。

    他们看到一人躺在屋檐下。

    一袭白色长裙,长袖,手臂纤细,长款外套搭在小腹处,一本书盖在脸上,似乎在睡觉。

    风一吹,裙摆拂动,在午后阳光里翻腾,露出半截小腿,赤着脚,脚踝纤长漂亮,皮肤白皙细嫩,连一双脚都美得像是艺术品。

    小徒弟?

    苏秋白头皮一紧,同时心里有点虚。

    ——自从她被判定于机关术上造诣不高后,就开始潜心研究国乐,尤其是笛萧。她拜林羿为师的事,其实是有水分的。不过是家里凭借舅爷的关系跟林羿套近乎,让林羿教她吹笛萧。

    家里是存了“拜师”的心思的。

    但林羿直接将话说在前头:教可以,不拜师。

    没有喝拜师酒的。

    家人都觉得“既然都教了,那就是师父了”,只是差个仪式而已,所以在外宣传就是“苏秋白是林羿的关门弟子”。这么多年,林羿一直没有为此说过什么,久而久之,连苏秋白都觉得——这就是她的师父。

    她以为师徒只差个名分。

    林羿不过是抗拒收徒罢了。

    不曾想,他竟然当着节目组和全国直播观众的面,直接认可了一个“小徒弟”。

    这时,躺在屋檐下的人动了,将书一摘,眯着眼坐起身,神情恹恹的,没精打采地咕哝抱怨:“谁是你徒弟了,给你喝拜师酒了吗就上头,少乱认关系。”

    “……”

    节目组惊呆了。

    直播间观众:您、有、事、儿???

    【艹,我想看个国乐直播洗洗眼,怎么还是能撞见司笙?!】

    【司笙实力告诉我们:哪怕我不忙事业,照样可以刷爆存在感!】

    【林羿:小徒弟?司笙:才不是。——是这个意思吗?】

    【昨天刚因竹笛的事喷她,她今天就迫不及待出来打脸了?不能让我们在虚假的世界里活久一点吗?!】

    【司笙是林羿徒弟?!跟苏秋白师出同门?!卧槽,那昨晚苏秋白那架势怎么回事,她完全不像知道这事的样子!】

    【不是,林大师,你收徒的志向是将没天分的教成名家吗?!我我我!我可以!】

    ……

    林羿一瞪眼:“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叫声师父怎么了?”

    司笙冷笑:“你讲点良心,你今天吃的是谁送——”

    话音未落,司笙眼皮轻轻一掀,就见到满屋子的人、各种摄像机,以及……表情明显呆滞的苏秋白。

    ?!

    清醒了几分,司笙皱皱眉,长颈一舒展,她仰头看向林羿:“你怎么没说是《被聆听的国乐》?”

    “我没说?”林羿莫名。

    司笙:“……”

    “算了,”司笙拎着书站起身,懒懒散散的,朝节目组问,“你们拍你们的,不给我镜头,可以吧?”

    节目组:“……”请司笙入镜肯定是一大笔的花销。

    不过,林羿大师没跟您说过,您现在已经入镜了,而且是直播吗?

    林羿不满道:“不给你镜头,你怎么给我打下手?”

    司笙咬牙:“……”可我不想被苏秋白蹭热度。

    犹豫片刻,司笙拧眉叹息,就此作罢,不跟林羿争了。

    司笙慢吞吞地点头:“行吧。”

    直播观众:

    【瞧这意思,司笙不知情?】

    【答应得好勉强,哈哈哈,司笙看着大把钞票从眼前飞过,一张都抓不着,太痛苦了。】

    【???林教授对笙美人好凶啊,不过我好喜欢!林教授我粉你!你继续怼她!往死里怼!】

    【这直播观众的增长速度是不是有点恐怖?进门前开播半个小时,才一万观众,进门后两分钟,直奔十万。】

    【司笙的人气是真恐怖。】

    【哈哈哈哈xswl,竟然在这也能见到司笙!】

    【刚睡醒的美人好可爱,爱了爱了,好想抱着揉一揉啊啊啊。】

    ……

    司笙没去泡茶。

    她让中午送饭的来时,顺便带了几箱饮料,现在只需拿出来分发即可,走几趟的功夫。

    节目组也不敢让她这种顶流做体力活儿,结果尾随上去后,就见司笙轻松抱起两箱饮料走出来……

    节目组:“……”

    直播观众:“……”

    苏秋白冷冷剜了司笙一眼。

    司笙视而不见。

    分发完后,林羿跟司笙招招手,指挥道:“带他们浏览一下我的成果。”

    说完还挺满足:他真是想方设法给司笙增加曝光率,肯定能打动司笙拜他为师。

    ——反正他就是跟司笙杠上了。

    “哪方面的?”司笙问。

    “我的竹屋,我的农田!”林羿说完,又道,“还有书房什么的。”

    “哦。”司笙点点头,诚恳地说,“我嘴笨,不会说。让她来吧?”

    说着,微微一歪头,目光扫向苏秋白。

    苏秋白张口刚想答应,就听得林羿一口否决,“她都不了解,怎么介绍?”

    苏秋白:“……”

    司笙摁了摁眉心。

    “走吧。”

    司笙跟一队人摆手,在前面带路。

    直播观众:

    【怎么回事,感觉苏秋白这个关门弟子,还不如司笙和林羿熟呢。】

    【苏秋白进门就喊了一声“林教授”,连师父都没喊,气氛怪怪的。】

    【完了完了,感觉苏秋白人设要崩。跟林大师的气氛太尬了。】

    【司笙!!我提前警告你:苏秋白脸嫩,你轻点打!!】

    ……

    没有将任务推脱干净的司笙,踱步走在竹屋里,对这里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就跟在自己家的一样,没一点拘谨、噤声,那轻松悠闲的姿态,跟跟在后面生怕弄坏、磕坏什么的苏秋白形成鲜明对比。

    介绍完长廊、院落,司笙领着他们来到书房。

    “他平时就在这里创作,偶尔是写乐谱,偶尔是玩手工。”说完司笙又忍不住拆台,“不过他最喜欢的是在厨房弄黑暗料理。”

    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的苏秋白,借机道:“师父是挺喜欢做菜的。”

    抬步走进书房,司笙轻描淡写地说:“不是喜欢做菜,是喜欢祸害人。”

    “……”苏秋白见不得司笙在镜头前贬低林羿,出言为林羿挽尊,“那是他的兴趣爱好,跟你喜欢吹竹笛一样。”

    “啊,有道理。”

    司笙敷衍地点点头。

    下一秒,就去介绍书房的格局和用处了。

    苏秋白:“……”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

    书房里还有一个特色墙。

    ——就是满墙都挂着长长短短的笛萧,满目琳琅,无一不刻着林羿“LY”的标志,显然每一根都是林羿亲手做的。

    司笙随手拿了一根长萧下来,在手里转了几圈,懒洋洋道:“他做的,只是摆着看,不常用。”

    说着,她试着吹了两下,声音很清亮,但都归功于长萧质量好,跟她的技术毫无关系。

    苏秋白皱皱眉,“师父不喜欢别人动他的笛萧。”

    “是么?”司笙勾唇轻笑,眼一抬,往满墙笛萧瞜了眼,“这里每一根我都碰过,怎么办?”

    苏秋白:“……”

    直播观众:

    【火药味这么浓的?】

    【司笙不知道在直播是吧?】

    【靠!司笙针对苏秋白实锤了!】

    【这两人绝对不和!同门相残吗?!太恐怖了点吧!】

    ……

    抿了抿唇,苏秋白瞟了眼直播镜头,深吸口气,道:“这是在录节目,我不希望你带私人情绪。”

    “哦,”司笙恍然一点头,“发布会就能带私人情绪了?”

    “……”

    苏秋白睁了睁眼,有些难堪,脸色一下就白了。但是,虚了几秒后,又强行稳了下来。

    她抿唇,眉目依旧冷清,避重就轻地说:“我没听师父提过你。”

    “呵。”

    哂笑一声,司笙抛了抛手中长萧,反手一转,又将其挂了回去。

    没再理会司笙。

    直播观众:

    【司笙针对苏秋白有意思吗?!】

    【开怼啊啊啊!司笙好样的,就爱这种正面怼的性子!】

    【所以司笙那根竹笛是真的,苏秋白这个关门弟子反而被啪啪打脸了?!】

    【爱死司笙这脾气了,受不得委屈。哈哈哈哈苏秋白全程被她压着,连句话都为难,绿茶样真是太可怜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黑司笙,这脾气真的是太招黑了。不过我喜欢。】

    ……

    挑着几个有特色的点介绍完书房,司笙便准备离开,结果路过书架的时候见到一玉雕,手贱地拿起来看了两眼,然后又兴致缺缺地放了回去。

    放回时,有些不稳。

    苏秋白见状,随后上前一步,抬手想去扶稳玉雕,结果手指轻轻一拨弄,玉雕一个不稳跌落下来,她似是伸手去接,没接住,尔后就听得“哐当”一声,玉雕摔落在地,直接碎成几块。

    本来都要出门的司笙,闻声回头,见到地上摔碎的玉雕,微微皱起眉。

    她别有深意地看了苏秋白一眼。

    苏秋白低头一看,随后抬头,对上司笙审视的目光,心里冷哼一声,她嘴上却道:“我看你没放稳,想去摆好,但没赶上。”

    云淡风轻的解释,轻易将她的责任都给甩开,并且将黑锅全都扣在司笙头上。

    司笙觉得她挺有意思的。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却一脸懵逼,神色一个比一个惨。

    刚刚司笙就是随便介绍了几样古玩,都是价值连城的,任何一样价格卖了他们都承担不起,现在……

    因为录个节目,摔了!

章节目录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果店的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果店的瓶子并收藏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