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门投以深邃的眼神,盯着五极笑而不语。

    蓦地,十八天戊字丹卷乍然消失,而丹书万卷的累叠层也逐渐虚幻。五极耳听八方,觉得甚是蹊跷……但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彻底摆脱对所向门的警惕。五极只得扫去眼角的余晖,瞧着这四方世界。

    所向门说道:“五极!我不会再攻击你了!都结束了!”

    “所向门!他们放弃抵抗了,连摄魂之灵都彻底纳回神识当中了。嘿嘿!”自信满满,“咦!”遽然感到了地磁线恢复了原貌,第四阶的觉识状态也完全恢复。

    五极见所向门的确放弃了战斗,睥睨道:“所向门!连你也臣服于我的力量了吧!”

    “哼……”所向门笑声中夹着嘲弄,“这个结果我很满意!”

    五极嗡的一声,脑海中“风起云涌!”,顿字顿句,“你……”

    “是的!”所向门打断了五极的猜想,“跟你所想一样,现在的你!已经处于擂台之外!”

    “什么!”五极眼白一瞬间淹没了黑瞳的存在,“你在羞辱我!”五极咬牙切齿!

    山河社稷图的山川渐渐隐去,其中的万物若蛰伏一般销声匿迹……芥蒂山上烈阳当空,饶是山风吹在了五极的面颊,令他隐隐作痛。

    五极整个僵硬不动,只有脸颊上的肉颤颤停停,停停颤颤。

    所向门撑开双臂,低声道:“还喜欢这里吗?五极!”

    嗖!

    罗弋风闪身所向门右后方一丈外,说道:“当所向门闪身那个位置时,我就知道他的意思了!”翘起嘴角,“五极!这个结果还满意吗?”

    这时,观众楞了半晌,方才哗然噪杂。

    “怎么就打到那里了!”

    “发生了什么!”

    突然,所向门的头颅若失去了“枝桠”的支撑,掉在肩膀上,只留一抹嘲笑给五极消化!

    “所向门!”五极高声喝道,气急败坏。

    哧啦!

    所向门的肉躯因五极灵力的骤然提升,边被灵力拖曳着撕碎,边四分五裂!

    “啊!”五极仰天狂怒!

    邪姬帝妃一看此情此景,即刻宣布道:“女娲之肠五极败阵冰城所向门与罗弋风!”抿着粉色薄唇,莞尔一笑!

    嗡!

    高空中这响彻云霄的大唤之音——太极无端还变化,乾坤颠倒演乾坤,秘投九转玄奥妙,归于太虚是本真!山河社稷图之心——太虚!

    咣!

    这浑厚的大音一停,却是轮盘太虚之图按周天八卦之状彰显!

    隆!一声震动,所向门的肉躯于太虚图缠绕的阴阳二气中涅槃!

    噌!

    所向门脚先迈出,崭新的肉躯再直面所有看客!

    五极抖着音,说道:“即便!你们阴我!我也是这理所当然的盟主!”

    罗弋风出奇的镇静,说道:“啊!”声音虽是低沉,但是却掷地有力,“这个形态的你,杀了你是不可能的!但是诱你大败,还是可以的!五极……”

    五极闭上双眼,令自己平复心中的云海翻腾,“结果没变!按我们先前约定好的!场次多者为盟主!”转向邪姬帝妃,说道:“至此!我女娲之肠胜场几次!”

    邪姬帝妃先缄默不语一会儿,才直面烈阳当空说道:“女娲之肠胜场十二场!”

    五极耸耸肩,洋洋得意道:“冰城呢?”

    邪姬帝妃道:“冰城十胜!”

    此刻,寂静无声,才有五极狞笑狂傲道:“所向门!你费尽心机!也……”

    也字音尚未尽出口,却是罗弋风打断了五极的张狂,喝道:“谁说我冰城胜场十场!”

    五极猛然回转过身,盯看罗弋风道:“怎么?想耍赖吗?”

    “五极!”两声莺声燕语传来,斥道:“忘了我们姐妹吗?冰城此战可不是两胜场,而是四次胜场!”

    顿时,邪姬帝妃明白过来,一撇嘴,扬言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这次战胜五极,是你们四位的功劳!”

    五极终于得知这邪姬帝妃是有意偏袒冰城,撅着虎牙愤懑道:“所向门诓骗我出这擂台之外,若是我输,他也是输!”

    邪姬帝妃正色道:“五极!”秀着玉臂,提袖,“他们四人为一体,只是一人出场,算不得数!”

    五极咬牙切齿,欲罢不能!

    这时,胤大伤好过小半,闪身他们身旁,说道:“五极!”又示意所向门,再面对万千看客,说道:“我胤!倒有一个好主意!”

    接着,胤说话迅速,提前将话语噎住五极,抢道:“各位!我提议再进行一次比试!”

    全场沸腾!

    “哦!”

    “太棒了!”

    “双方的实力伯仲之间!”

    “什么嘛?这女娲之肠分明是依赖石玉瑄耍诈!”

    “嘿!兵不厌诈,真正的战斗才是如此!”

    “再耍诈!他五极可是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

    “这个主意好!”

    胤仔细听这擂台下的看客呼声,不消片刻,却是口吻一致!

    “再打!”

    胤运筹帷幄道:“五极!”羽扇纶巾,“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怎么看!”眯着双眼成一条线。

    五极嘀咕道:“千年鬼才胤!你又耍诈!”

    胤不置可否,向看客说道:“各位!我提议再进行三场比试,只是这三场比试,无论输赢,女娲之肠和冰城再不得派出重复之人登场!”

    五极咬牙切齿!

    胤接着说道:“而且!双方战斗有且只能从五极和所向门之战开始!”

    五极再度把气憋红了脸,暗忖道:“这分明是有意挟制我!”

    可看客俱都吆喝起来,“甚好!”

    “就得从所向门和五极开始!”

    “可得让我们见到他们如何比试的,这输赢太过莫名其妙,我们都没看明白!”

    胤一抬手,示意看客莫要喧哗,“各位,大家放心,我胤肯定叫大家看个心满意足!嘻嘻……”

    五极双眼寒出杀意,低声道:“所向门!要来送死吗?”一顿,“或许这次,我叫你灰飞烟灭!”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

    “五极!你正好说出了我的心声!”

    言罢,两人嗖一声重返擂台之上。

    罗弋风担心道:“所向门!”

    所向门一摆手,示意罗弋风看就可以了,只轻声说道:“莫要担心我!我们有三场,你和胤赶紧下去吧!”

    “这!”罗弋风还是不放心,被褒姒、褒姬两女拉住,说道:“一个是石玉瑄,一个是奇妙的摄魂之灵!你在这瞎操心什么!”

    “是啊!”胤虚步踏来,对罗弋风笑道:“鬼帝!还得你下去排兵布阵呢!”

    罗弋风仍是投去焦虑的神色看向所向门,他知道五极现在什么水准,“万一五极有办法……”

    褒姒、褒姬拐着罗弋风双侧的臂弯,硬是朝下拖拽。

    罗弋风动着步,三番两次回头。

    胤悄悄说道:“十万火急!鬼帝!凌洛菲执意要将灵脉当场传承于凝露!可凝露宁死不肯!需要你过去周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对我冰城大大的有利!”

    罗弋风一怔,暗忖道:“传承!可是瞬间跨越修真极限的方法,凌洛菲第三大阶,凝露只是小六阶……若凝露十分造化或可遽然提升至第四大阶也说不定!而且危险极小!”默默再次回盼所向门,疑虑重重。

    可眼下,比所向门更重要的事情出现了!凝露或可成为三局两胜制的关键人物。

    褒姒、褒姬只感相公不再需要她们的硬拽,已经自行朝卡咝丽她们步去,相互一示意,便再回暗海沙滩照料莫莹!

    罗弋风刚把脚落稳,却是凝露投在其怀,哭道:“我不需要她施舍!不需要!”

    这边,怜月溪却是突兀地岔开关键话题说道:“相公!莫莹姐姐今后的确是不能再要孩子了吗?”

    罗弋风一听,喉咙里顿生“什么!”二字,又咽回去,他只感现在不是谈这话题的时候。

    可怜月溪执拗,仿若有了孩子的她,知道了此生作为的女人的意义,又道:“相公!那莫莹今后可怎么办!”

    “哎呀!”罗弋风头都大了,厉声喝道:“妇人之见,没见我现在有国家重事要谈吗?”

    怜月溪第一反应是相公吼她,一怔,焦虑地心烦意乱道:“我们可是你的妻子,我们的活路可都在孩子身上,这不是要了莫莹的半条命吗?她可是你今后挥旗图霸的女巾帼!这事情还不是国家大事!”

    罗弋风哪里能抑制心中的苦恼,抬头仰天,紧闭双眼,道:“或许莫莹妹妹就是这命!我今后一定百般疼她!”欲要开口继续说这凝露的事情。

    怜月溪不厌其烦地又道:“天下医圣不在少数,或可将莫莹姐姐的落红之症治好也未可说呀!”

    罗弋风彻底失控了,再次吼道:“你烦不烦!快闭嘴吧你!我现在头都大了!”

    怜月溪心尖嘎登一下,她从未见她弋风相公这般“厉害”她,立刻愁肠百结道:“我们女人怎么这么命苦!呜……”

    咔咝丽向来累及这男女地位的旧思想,严厉道:“溪儿,快别打断你相公的军务要事,这关系我们雪狐界的生死存亡,如此絮絮叨叨,怎么不惹你相公生气!”

    怜月溪是谁?昔日的她可是高傲倾城的北疆公主,她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忍气吞声,哭道:“哼!前些日子还在哄我?还在指着山峰山盟海誓,这会儿就抛之脑后了!”

章节目录

雪狐乾坤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百世经纶一叶书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世经纶一叶书吟并收藏雪狐乾坤录最新章节